按钮文本
  • 夏天

    夏天

    2021-10-19

    人们往往把栀子花和白兰花相比。苏州姑娘串街卖花,娇声叫卖:“栀子花!白兰花!”白兰花花朵半开,娇娇嫩嫩,象牙白色,香气文静,但有点甜俗,为上海长三堂子的“倌人”所喜,因为听说白兰花要到夜间枕上才格外香。我觉得红“倌人”的枕上之花,不如船娘髻边花刺激。

  • 纸的胜利

    纸的胜利

    2021-10-18

    阳光融化了黑粒状的积雪,污浊的水流中漂着积存了一整个冬天的家用废料——破布条、大大小小的骨头、碎玻璃,空气中弥漫着混浊的气味,在这些气味中最为浓烈的,是春天那潮湿而甜蜜的泥土气息。根尼亚·皮拉普廖特奇科夫来到院子里透透气。他的姓读起来实在是太愚蠢了,所以自识字起,他就为这个姓氏感到屈辱。

  • 虚室生白

    虚室生白

    2021-10-16

    在青春岁月,人大多是趋满的。喜欢用一身青翠,将自己打扮得葱葱茏茏。理想与感情,鲜嫩如春,热烈如夏。巴不得将每一日的时光,都安排得满满当当。对于虚,唯恐避之不及。

  • 如何战胜对自己的不满

    如何战胜对自己的不满

    2021-10-16

    很多人问我,如何战胜对自己的不满。我的回答是,战胜不了,想要什么,就得趁现在采取行动。先做好自己能做的事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,等做完了,再说对自己的不满。

  • 此方停云和那方停云

    此方停云和那方停云

    2021-07-27

    在优胜美地的山头上看远方山景,景物说明牌上注明最高的那座峰头叫半穹山(half dome),半穹山后面的则叫clouds rest,我一见,不免兴奋:“呀!这就是陶渊明的停云嘛!”

  • 长期主义

    长期主义

    2021-07-26

    对“长期”这个词,不同年龄的人的理解特别不一样。比如说,对婴儿来说,长期可能是不到一小时;儿童的长期可能是一天;少年的长期是几个月;青年的长期是三五年;我61岁,我的长期是20年以上。我20多岁的时候,别人跟我说“这个事儿30年不变”,我老觉得他是在忽悠我,但现在我相信了。

  • 笑而前行

    笑而前行

    2021-07-26

    因为,自己动手搔摩,不但搔摩得恰到好处,迅速止了痛痒,还笑逐颜开,从而轻装上阵,继续前行。倘若不痛不痒,贪图享受,停顿不前,人生就难有辉煌。

  • 小红升职记

    小红升职记

    2021-07-20

    八十回后小红救助凤姐、宝玉一节,为脂批所言,是否是曹公本意很难说,但我绝对相信小红有这样的能力和心胸气魄。因为,只有她这一类美人,是被扔在沙漠里也能开出花来,并有可能熬过漫长冬季和寒夜,等来春天和黎明的人。

  • 关系剧本

    关系剧本

    2021-07-19

    父母对自己很满意,对孩子也满意。孩子长大以后交朋友,会觉得自己很棒,对方也很好。在交往中说的每一句话,无不在传递一种积极的能量。爱自己,也欣赏别人。这样的关系,越构建,越开心。

  • 灰度哲学

    灰度哲学

    2021-07-19

    灰度才是真实存在的。这就不难理解华为为什么要反对一分为二,而倡导一分为三了,因为这个“三”就是灰度。去掉绝对的黑和绝对的白这两个根本不存在的极端状态,“三”就变成了“一”,因此灰度本质上是一元思维。在物理学上,灰度其实是亮度的概念,每天打开计算机,我们看到屏幕上不同的色彩,这些色彩代表的就是灰度区间的各种组合。

  • 早晚一罐茶

    早晚一罐茶

    2021-07-16

    茶既是解渴饮料,也满含人情和冷暖。你若去乡间走亲戚、串门,即使你有天大的事儿,一进门,主人也会先问你:“熬一罐子?”若是关系好的,主人会从箱底拿出亲戚或者晚辈送的好茶,都是平日里自己舍不得喝的,来了好朋友,当然要拿出来分享,一半是炫耀,一半是款待。

  • 最好的药

    最好的药

    2021-07-16

    因为得病,老万没法跟别人接触,别人也不敢跟他接触,这是非常真实且无法逃避的“被隔离”、被关进笼子的感觉。忽然从一个正常人变成因疫情而被追踪的确诊病人,这个角色转变来得太快了——忽然被隔离在一个小屋子里,不能走出去半步,谁都见不到;没有缓冲,没有过渡,确诊后就立刻被隔离,心里其实很难一下接受。

  • 奶奶的日记本

    奶奶的日记本

    2021-07-15

    有一次回家,我发现奶奶的床边立着一张塑封好的照片,照片上的年轻女人穿着旗袍站在花园中。而这个身材曼妙的姑娘却有着一张满是皱纹、眼睛浑浊的老太太的脸。原来,奶奶花了50块钱,在菜市场的某个路边摊上,让人用电脑软件把她的头像拼接到了穿旗袍的姑娘身上。拙劣的拼接技术,让做出的人像看起来既恐怖又可笑,我却盯着这张照片,心酸不已。

  • 返乡前和离家后的那一刻

    返乡前和离家后的那一刻

    2021-07-14

    那时,我总是在年初六或初七回上海。其实我这样的自由职业者,在家待到正月十五也没事,只是觉得,在家太舒服了,会有一种从此离不开的沉溺感——颇像红豆沙年糕,吃得腻甜,吃完犯困,只想睡觉。

  • 我的父亲

    我的父亲

    2021-07-13

    前段时间,我发现父亲左手腕上并排戴着两块手表,便好奇地问他为什么,父亲笑说:“没什么,它们都还在走啊,走得很好,我不忍心在它们之间做选择。”我听了禁不住要去抱这个老头子,真心想要拥抱他,好好感谢他,他总是润物细无声地将这些朴素温厚的情感指给我看,自己却浑然不觉。

  • 得失之间

    得失之间

    2021-07-13

    旅行作家皮柯·耶尔在一座山上居住时,一场突如其来的野火将他的房子烧毁了。除了一只猫和一份作品手稿被抢救出来,其他的都化为灰烬。后来在一次脱口秀节目中,耶尔说:“那场火让我知道,所谓的家,不是我住在哪儿,而是我心中拥有的东西。”

  • 力量的来源

    力量的来源

    2021-07-05

    告诉你一个分辨好科幻小说和坏科幻小说的标准:如果全文主要是在幻想一种强大的力量,不管想象有多新奇,都不是好科幻小说;如果在一个新的力量基础上,作者有能力想象人性、制度、文明的演化和博弈,那这一定是一本值得一看的科幻小说。

  • 原谅

    原谅

    2021-07-05

    后来,甘蔗船慢慢地变成了一团黑,这团黑在有点黑亮的河中缓缓前行。两岸的景物隐没了,但我眼中还是有东西在闪烁。我看见无数只萤火虫在河边飞来飞去,还听见无数只青蛙在呱呱叫,有的还不时地河里跳,咚、咚、咚——像在敲鼓。父亲的竹篙在黑暗中也发出了咚的声音。

  • 人间有味

    人间有味

    2021-07-05

    读过的唐诗里,关于饮食的诗句,最令我难忘的是杜甫《赠卫八处士》中的一句:“夜雨剪春韭,新炊间黄粱。”那是描写他到一个老朋友家受到的招待,那顿饭被大诗人写成了千古美餐:是春天,有当令的菜蔬;是雨夜,于是有湿度和气氛;餐桌上有鲜艳悦目的色彩,有朴素而天然的香味。生活气息扑面而来,食欲美、人情美在温暖的色调中交织氤氲。

  • 寂寞红与伤心碧

    寂寞红与伤心碧

    2021-07-05

    白居易把“红”挪到后面去,明知这样做欠通顺,还是挪了。他这样做,为了什么?为了使“红”从形容词变为名词。这样一变,把一句断成两截,把一个形容词剖成了两个形象:一个是“落叶满阶”的形象,一个是“红不扫”的形象。这样就把名词的“红”字突出了,使读者一瞥难忘。